我们纯真的青春

第662章 我们纯真的青春

听到凌铃灵那样说我也是点点头,我看着她,笑着说道一定一定,下次见面的时候你要请我喝酒。

    当时我从未曾想过下次见面会是很多年以后,你看,人生就是这样,一个不经意间的转身,也许就是一辈子。

    焦阳高山还有凌铃灵他们走后,我的高三生活变的简单了起来,或者说,孤单。

    再也没有人叫我来逃课,再也没有人会跟我坐在操场上聊着天。

    以前高一高二的时候虽然还时不时的来高三这边的校区,可是突然间搬过来了,还是那么的不习惯。

    值得高兴的是放学以后不用走那么远的路去推车子,坏的是,再也不会有人在停车子的地方等着我。

    每天上学放学的时候还会路过高一的教学楼,每次都还会情不自禁的抬起头看向角落里的那个教室。

    以前的教室已经不再是自己的教室,以前坐过的那个靠窗的位置,也不再是自己专属的位置。

    有一天中午的时候我闲着无聊曾偷偷回过一次高一的教室,但我没有走进去,因为我透过窗户,看到了一个男孩跟一个女孩,应该是新来的学弟跟学妹。

    两个人坐在那个位置上不知道在聊着什么,但他们的脸上洋溢着青春跟幸福的气息。

    我站在窗户前默默的看了一会,就转身走了。

    就是这样,原来总是会有人,重复我们的故事。

    曾经也听说过,高三的生活是很枯燥繁琐的...等到自己真的到了高三,才发现其实也就是那样。

    有的人开始发奋读书,而有的人,开始寻找其它的出路。

    比如杨伟,他在高三的时候选择了退学去当兵..这一年多来我跟他相安无事,他还是那副样子,只是收敛了很多。

    他走的时候给林巧曼留下了一封信,林巧曼从高一到现在收信无数,上至学长下至学弟,但是她都好像没有看过,不过这次有些例外,她看了杨伟的信,并且写了回信。

    感谢小雨瑶一直安排我跟林巧曼一桌,所以我本能的用眼睛,偷看了她给杨伟写的回信。

    信写的很简单,甚至可以约等于字条,里面只有几句话,就是希望杨伟一切顺利。

    这封信应该是成了杨伟的至宝,或者说,是他青春最后的礼物。

    毕竟当兵的都是些精壮的汉子,伟哥去了那里变基了也说不定。

    杨伟走后班上那些跟他要好的混混无所事事,索性也全投入到学习当中。

    这让我颇感压力,本来多年来因为那些混混的无私奉献我还稳居中等,一见他们努力了我自然不能翻了船。

    还好我挨着林巧曼,林巧曼一边当学生一边兼职给我当家教,一有闲暇就会辅导我,甚至还会在自习课上监督我的学习。

    在她的管理之下我的成绩都有所进步,唯独英语依旧证明着我的爱国情怀。

    我想,可能这辈子我都学不会英语了..

    也许这是天意,我注定,不会出国。

    一年多来,什么事情都变的平淡了。

    时间就是这么可怕的东西,你以为忘不了的事情,你以为忘不了的人,慢慢的就会忘记了。

    临近高考的时候,我终于有了所谓的紧张感。

    我不知道自己在紧张什么,我爸妈对我要求不高,别说什么考什么名片大学,活着就行。

    而同样紧张的也有林巧曼,每天早上我来教室的时候都会看到她,她压力很大,因为学校对她的希望很大。

    学校对于她这种好学生很是重视,因为如果林巧曼能考入那些名牌大学的话,一是可以为校争光,二是可以获得很大一笔的,奖学金。

    这个数额很高,对林巧曼来说,是很大的一笔钱,也是她很需要的。

    看到林巧曼那样努力的样子我总是有点莫名的心疼,她承受了太多人压在她身上的希望。

    但我又无能为力,我不能在这个时候表现出什么来,来扰乱了她的心。

    随着教室后面高考倒计时的数字越来越少,班上的气氛也越来越开始压抑,每天都只能听到嗡嗡嗡的电扇声,这些声音,消磨着教室里这些人最后的高中时光。

    终于当教室后面的数字都没有人去管的时候,高考来了。

    我还记得那天天气很热,热的让人头晕目眩。

    早上到学校的时候,林巧曼早早的找到了我。

    我看到她以后故作轻松的笑了笑,开口说道

    :“紧张吗?种子选手..”

    听到我这么说林巧曼点了下头,她看着我,过了一会又从自己的文具袋里面掏出几根笔跟小刀来,递给我说道

    :“多准备一些,免得到时候出了乱子啊~”

    我伸出手接过林巧曼递过来的东西,在拿住东西的时候,我轻轻的捏了一下她的手,小声的说道

    :“加油..”

    林巧曼轻咬了一下自己的下嘴唇,用力的点点头。

    见她点头我松开了手,准备去自己的考场前。

    然而刚走了两步,就听到身后又传了来了林巧曼的声音

    :“你一直没有回答我..能告诉我..”

    “你愿意..考到北京的大学吗?”

    我听到林巧曼这么说本能的又站住了脚,片刻之后我扭过头,冲她笑了笑说道

    :“你说北大么?我可考不上..不过..”

    “你考上北大的话,我就去北京上大学。”

    我的回答让林巧曼眼中闪过了一丝的光芒,她捏紧了拳头,脸上露出欣喜的表情来。

    看到她这样我又挥了挥手,接着走向了自己的考场。

    几场考试我都很冷静,考英语的时候更是把视力发挥到了极致。

    老天给了我这么好的视力,估计就是今天让我用的。

    虽然不知道结果是怎么样,但我还是抄的满满当当的,而且我抄的那人一脸学霸的模样,估计也不会太差,当然,肯定比不上王佳慈。

    要是王佳慈在就好了,要是她坐在那个位置,她一定会让我抄个够的。

    可是,她不在了..

    考完试走出校门的时候,我情不自禁的回过了头。

    想象中的那种终于脱离学校的轻松感竟然一点都没有,反而感觉有什么东西轰的一声,瞬间倒塌了。

    我转过身子又往前走了几步,回想起了几年前自己第一次来到这里时的样子。

    我忽然间意识到,我的高中生涯,我的青春,我最好的故事,在这一刻都结束了。

    ————

    再后来,林巧曼考上了北大。

    而我,去了南方的一个城市。

    我骗了她,她没有怪我。

    她就是那样的人,她永远都不会怪我,就像我永远不会怪王佳慈一样。

    我们两个人起初还会有联系,说说近况,聊聊简单的事情,但到了后来,联系越来越少。

    我们两个人本来就是习惯了一个人生活的人,我知道,她应该有她的生活,而那里面,不应该有我。

    而我来南方的原因是听说这边经常会下雨,但是说实话,天气比我想象中要热的多,搞的我没事就想去龙王庙求雨。

    不过大学生活还算可以,有好玩的室友,有简单的乐趣。

    其实真的没想到,没有她的生活,就这样平淡的过下来了。

    ——————

    等我毕业再回到县城的时候,已经过了四年了。

    我回来是准备来参加焦阳跟表姐的婚礼,我跟高山还有凌铃灵提前见了一面,偷偷给焦阳跟表姐两个人准备了礼物。

    很多年没见高山变的成熟了,还有模有样的留起了胡子,而凌铃灵,也变成了地地道道的高冷美女。

    两个人看起来生活都不错,尤其是凌铃灵,她似乎,也得到了她失去的幸福。

    因为在聊天的过程中我听到她接了一个电话,电话里面的男人用慈祥的语气催促她晚上一定要回来吃饭,他跟她妈妈等着她。

    挂断电话以后凌铃灵脸上有种简单的笑容,我看到了电话屏幕上面的备注,是“老爸”两个字。

    这么多年来,终于否极泰来了。

    这让我想起了很多年前她对我说的那句话,那时候她对我说

    :“一切都会好起来的..”

    后来告别了凌铃灵跟高山,我一个人漫无目的的在县城里面溜达了起来。

    因为是冬天,天气冷的出奇,而且天也阴的不成样子。

    不过路边上还算热闹,摆满了卖苹果的摊位。

    这么多年来我很少回来,而且每次回来都是匆匆忙忙,几乎没有怎么在街上转过。

    县城的变化很大,很多旧的店已经不在了,很多新的高楼大厦,已经拔地而起。

    等我无意识的走了好久以后,我才发觉自己竟然走到了高中的校门口。

    已经..没有什么印象了。

    跟记忆中差了好多,但又好像,很像。

    我站在校门口站了一会,意识到了这是中午放学的时间。

    我想了想,还是慢悠悠的走了进去。

    走进门口就看到了一旁公告栏上的职位表,小雨瑶已经当上了年级主任,校长跟以前的教导主任已经换了面孔。

    我看着照片上的小雨瑶,她的面容还是那么的年轻,夹在一群人的照片中好像打入老师内部的一个学生。

    我看了有一会,才又动身朝那个教室走去。

    熟悉的台阶,每走一步,都好像踏入了轮回一样,仿佛回到了那个纯真的年代。

    等我走到教室的门口的时候,我才惊奇的发现教室里面还有一个人影。

    我站在门口愣住了,而在教室里面坐着的人也扭过了头来。

    四目相对,像是过了无数个春夏秋冬一样。

    过了好久好久我才回过神来,迈开步子走了进去。

    走向林巧曼的时候我有了一种回到了高中岁月的错觉,仔细想想,我跟她也有四年没见了。

    她还是那么漂亮,头发,也变长了。

    她穿着老师的衣服,坐在自己曾经的位置上。

    我走到她身边,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。

    许久之后还是她先开口了,她看着我,红着眼眶说道

    :“你混进我们班的教室是想偷东西吗?”

    我听到她这么说笑着摇了摇头,小声的说道

    :“你想多了,我只是..随便转转看看能不能碰到美女,顺便,找找回忆。”

    听到我这么说林巧曼过了一会,身子微微往前让了一下。

    我走到里面的座位坐了下来,以前从来没有觉得拥挤,如今竟然觉得空间狭窄了很多。

    坐稳了以后我跟林巧曼相视的笑了一下,我动了动嘴,开口问道

    :“在这里当老师吗?感觉怎么样..”

    林巧曼缓缓的点了点头,她还是那样乖巧的样子,声音轻轻的回答道

    :“还好,平和安静..而且..”

    “还能时不时的回想一些过去的事情..”

    她说完这话的时候又重新看向了我,但很快目光又在我的手上停留了下来。

    许久之后她又浅浅的吸了口气,开口说道

    :“你呢,有她的消息吗?你的戒指..还在呢..”

    听到林巧曼这么说我愣了一下,低下头看向自己的手指。

    戒指已经有些发白,岁月在上面留下了抹不去的痕迹。

    很快我“嗯”了一声,轻声的说道

    :“没..摘不掉了..”

    “这么多年,它已经成为我生命中的一部分了..”

    我的话让林巧曼沉默了下去,她低着头,半天沉默不语。

    又过了好一会她才突然间站起了身子来,她先是叹了口气,接着又看着我笑着说道

    :“说实在的,能在今天见到你还真是很意外的..”

    “你的家,还是那里吧?”

    我听到林巧曼这么说先是点了点头,接着也站起身子来说道

    :“嗯,还是那..我也一样,能见到你..”

    “很开心,有种,回到以前的感觉..”

    听到我这么说林巧曼的眼神又开始迷离了起来,她看着我,小声的说道

    :“是吗,以前..是指..最年轻最纯真的时候吧?那个时候..”

    “真是是很幸福的时候..”

    说完这话林巧曼又轻轻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外套,接着开口说道

    :“好了,我就先走了..你一个人在这里待会吧..那个..”

    “再见..”

    紧接着没等我再开口,林巧曼就转过了身子,一步一步的走出了教室。

    我看着她走出教室的身影,提起来的心,缓缓的又落了下去。

    我一个人坐在教室里,看着周围陌生的一切。

    都变了,又好像都没有变。

    物是人非,真是世界上最伤感的词。

    后来我一个人走出了教室,走出了这个载满了我回忆的校园。

    外面的天空更加阴沉了,我慢悠悠的走回了家,准备在家里老老实实的渡过这个迎来我生日的平安夜。

    我还算喜欢这个节日,没有人会不喜欢平安。

    就在我坐在沙发上等待着父母从超市回来做一桌丰盛的饭菜的时候,门口突然间传来了轻轻的敲门声。

    声音很轻,咚咚咚的声音在阴沉的夜色中格外的清晰。

    我站起身子来刚准备起身去开门,忽然间视线瞄到了窗户外面。

    只是一瞬间,天空开始飘落了雪花。

    短短的一瞬间,白茫茫的一片从天空中滑落了下来。

    我僵住了身子,忽然间想起了很多年前那个过年的年夜,那个同样落满了大雪的夜晚。

    那年怎么也想不起来的话终于变得清晰了起来,耳朵里那消失了很多年的声音终于也再一次的响了起来。

    依旧是那么好听的声音,依旧是那个让人心动的语气。

    仿佛她她就站在我的面前,在我耳边小声的嘟囔道

    “下雪啊~下雪之时..就是奇迹之时呢..”

    许久之后我红了眼眶,走到门口前缓缓的打开了门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