总裁的钻石婚约

005出卖自己这种事我们不能干

童若水在门口站了一会儿,走进大厦,没有工作证,被门口的保安拦了下来。

    “丽生珠宝”顾名思义,是珠宝公司,大厦里有太多值钱的东西,所以安保措施比任何一栋写字楼都严。

    童若水说:“我想找你们的董事长郦铭扬。”

    丽生董事长,传奇性的人物,已经七十多岁高龄,a市首富,热衷慈善,德高望重……童若水经常看到他的新闻报道,所以知道他的名字。

    保安睨了她一眼:“你有预约吗?”

    童若水听了,慢慢地退出大厅。

    对啊,那样的大人物,怎么可能随随便便见到?她简直太天真了!

    童若水拿出项链看了一眼,又回头看了一眼保安。如果她说自己有条项链要给郦铭扬,保安也会说她拿的假货吧?

    不如直接去郦家,大不了就在门口等到郦铭扬出现!丽生大厦这边,说不定郦铭扬根本不会来。他那么大岁数了,早就应该退休了,要来也不可能天天来。但人总要回家吧?所以去郦家才是正确的选择!

    童若水想到这里,往前一走,突然听到人叫她:“若水!”

    她背影一僵,听出是林成的声音,克制不住地发抖。镇定了几秒,她转过头,林成面色扭曲地走过来,压低声音问:“你来干什么?想让我没脸吗?”

    童若水愣了一下。他以为她要干什么?在这里和他大吵大闹,然后把他那些极品事迹公之于众吗?

    抱歉,她没那个时间!

    “你想多了,我只是路过。”童若水冷漠地说。

    林成一愣,突然笑了,露出得意的神色:“若水,你是放不下我吧?想和我复合?”

    “你真的想太多了。”童若水不知道他哪里来的自信,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!

    林成抓住她:“若水――”

    童若水回头:“放开!不然我就把你的极品事情告诉大家!”

    林成吓得马上放开了她。

    她对他更加不齿,第一千次、一万次告诉自己曾经瞎了眼!

    童若水走了几分钟,平复了一下心情,给最好的朋友岳萌打电话:“萌萌,我有件事想问你。”

    “什么事?”岳萌很仗义地问。

    “你知道郦家的地址吗?”

    岳萌是娱记,俗称“狗仔队”,最近几个月负责郦家太子爷郦锦程的新闻,一直在跟踪郦锦程。郦锦程到哪里,她就到哪里,所以她可能知道郦家的地址。

    “知道是知道,可你去那地方干什么?”岳萌疑惑地问,“你该不会去找郦锦程献身吧?若水我跟你说,郦锦程不是好东西,你要是差钱,我们再想办法!但出卖自己这种事,我们不能干!”

    “你别乱想,是我妈叫我去办事,找的也不是他,是他爷爷。”

    “他爷爷?”岳萌一惊,愣了几秒,紧张兮兮地问,“哎,若水,你该不会是郦家流落在外的公主吧?”